卡斯威爾

查看个人介绍

請同情一個為生活奮鬥掙扎的渺小⋯⋯上班族,在現實與理想夾縫中努力殘喘。
不標CP因為我無法告訴你我確切不吃什麼 (´・ω・`) 目前生產〖Stony〗〖Spideypool〗☆,:*:‧\( ̄▽ ̄)/

【OW/源藏】《眾人後退、不要嚇到我哥》

【感染場/OW源藏歡樂向小料本】《眾人後退、不要嚇到我哥》印量調查 9/18 12:00截止(是滴,就是明天)

文手:襲音(https://www.plurk.com/lazyevalinahttp://lazyevalina.lofter.com/

繪手:卡斯(https://www.plurk.com/CashWillerhttp://cashwiller.lofter.com/
屬性:歡樂溫馨向,眾人打醬油齊吐嘈
規格:圖文小料
攤位:9/25感染場D31
金額:酌收工本費(NT50元以內),待場前確定。

(內文試閱往下) 

※CP:島田源氏X島田半藏

※歡樂溫馨向(?)的故事,眾人出來打醬油!

※有私設有吐嘈

 

天色剛翻魚肚白時,冷冽的海風推著海浪撲向巨岩,直布羅陀觀測站的一角,半智械體的島田源氏早已起床於訓練場練習,停下揮劍三千次的舉動並打開散氣孔,熱氣噗滋的洩光以便調節體溫,這身體已經沒有汗珠可以拭去,卻仍習慣性的抬起手臂擦過額際。

一聲鷹嘯掠過上空,他抬起頭來,褐色雙翼在總部上方繞著圈,隨後俯衝並停在他舉起的手臂,悠閒的用鳥喙理理羽毛,源氏緊盯鳥爪扣著的小皮囊,裡頭沒意外會有張信箋──於是更令他恍惚而疑惑,這種事已經久未經歷,早已埋葬在腦海深處,但除了他放在心尖的人以外,又有誰會做這種事?

 靈活的解開釦子並拿出折成四折的紙,蒼勁有力的筆跡透過紙面,墨水彷彿沾染指頭,留下名為懷念之情的蛛絲馬跡。

「嘿,源氏你在看什麼啊?看得這麼入迷。」閃光咻的湊到身旁,橫過腦袋的看著紙上的字,「情書嗎?」好短喔!

「不是,是我哥哥寫來的信。」把信摺成四折,源氏平板的電子音似乎也帶了愉悅的聲調。

「喔,我知道,你之前去日本見的那個人,怎麼,他打算要加入我們了嗎?」閃光伸指逗弄雄鷹,「這小傢伙真漂亮!真想養一隻!」

「不一定,他說要來看看。」信上寫著今日前來拜訪,雖然沒有明寫時間,但依源氏對半藏的理解,對方應該已經踏上這塊大陸,才能讓這隻鷹送信,話又說回來,哥哥到底是如何把這隻動物挾帶過海關的?

讓雄鷹停在肩膀,源氏走進休息室找出紙筆回信,再塞回鳥腳上的小皮囊,立於窗邊目送那隻鷹遠去。

「你哥為什麼不用電子郵件呢?」跟進來的閃光不解,這年頭幾乎沒人用這麼古老的手法了吧?「他就不怕老鷹被射下來烤成肉串嗎?」

「因為他是半藏。」崇信一些古老的手段,思想上有點古板的哥哥,用一種只有兄弟間才能理解的、隱密而晦澀的手法告知他,那封信箋不是哪個孩童的惡作劇。

他是真的要來找他。

今年他終於鼓起勇氣,在半藏每年回到花村弔唁的那天現身,告訴深陷自責的兄長自己還活著這件事,離開前他給了對方一個資訊:希望他能同他走上一樣的路,拋棄揹負的黑暗,兄弟一起沐浴在陽光之下,齊足踏步的走出下半生的路。

思及此,源氏那被替換成機械的胸膛,似乎也如人類心跳般發出期待的響音,砰砰然的,如夢似幻。

「對了,那他什麼時候來啊?趁大家還在,我們可以一起構思要怎麼歡迎他!」閃光興致勃勃的提議,源氏突覺不妥,姑且不論半藏的個性絕不像閃光這樣活潑外向,更重要的是,他可不想要這群怪胎嚇退自家哥哥,好不容易才有一絲兄弟同舟的希望!

「等等!」源氏用力扯住閃光的衣角,「你們不要輕舉妄動。」

「嘿,源氏,不要擔心,只是個歡迎Party罷了!一定會讓你哥哥感受到我們對他的愛跟溫暖!就交給我吧!」

這次,源氏還來不及制止,便見閃光從指尖溜走,速度比他施展迅影襲還快。

──於是源氏久違的,感覺自己的胃好像在燒。

 

源氏準備把被褥之類的寢具搬出來曬個太陽,去去霉味,只可惜沒有榻榻米間可以讓半藏睡──雖然半藏八成會拒絕住下,但他會盡力留人,畢竟也有一些話想單獨問問對方。

正思考是否去接人,外頭一聲爆音破空,以為是黑爪來襲的源氏立即閃身出門,卻見溫斯頓跟閃光站在前庭,仰首望著天空……不知道為什麼天空出現一道歡迎詞煙火,待源氏認清出那串快消失的字時,心中頓時五味雜陳。

「嘿,源氏,你看,溫斯頓做的歡迎煙火,很棒吧!」閃光揮揮手,「不過除了這個,感覺還少了些什麼呢!」

「你們在白天放什麼煙火啊!」要不是他視力極佳,鬼才看得到那行字啊!「還有,是H-A-N-Z-O,不是H-O-N-Z-O。」

「不用擔心,我可以回去調整一下火藥的排列。」溫斯頓推推眼鏡,「不喜歡這個顏色我也可以微量調整各種火藥配方。」

是可以調出七彩霓虹色嗎!

源氏來不及吐嘈,只見76左右手各抓著一隻雞,安琪拉跟周美靈抱著菜,三人像剛完買菜的大叔大嬸走來來,看見他時很開心的詢問:「你哥哥喜歡吃什麼菜呢?76說他會做大隊鍋,我會做一點義大利麵,小美也會一些簡易的中國菜。」

「還有我,我可以做仰望星空派!」閃光舉手表示她也能貢獻一道料理。

一旁的周美靈接話,「要做仰望星空派的話,我今天早上去市場還有看到魚呢,早知道就買回來了。」

「……其實不用這麼麻煩,我帶他出去吃就行了。」源氏頓覺心好累,自家兄長喜歡吃的料理跟他差不多,除了必要時刻,通常都吃得清淡而精緻,大概只有義大利麵跟中國菜會受半藏青睞,至於大隊鍋跟傳說中的仰望星空派可以免了。

安琪拉笑了笑,「不用客氣,以後就是同伴了。」

「他只是來看看我而已。」不要搞錯重點啊!

「話說回來,如果只是吃飯感覺好空虛。」閃光哀嘆了聲,「應該展現一下我們的訓練環境啊!對戰一下,還可以順利看看彼此實力!」

「聽說島田半藏是使弓好手,」76搓搓下巴,「我們可以分成兩組模擬對戰。」

「這樣也不錯。」溫斯頓附議,「不過這樣安琪拉不能下場,只有一方有治療太不公平了。」

安琪拉笑了笑,「沒關係,我可以當裁判。」

「我哥是來看我不是來打架的!」源氏出聲制止,只可惜他的話太微弱了,沒有力量阻止興致勃勃的眾人。「你們是想讓我哥連吃飯都不能安心吃嗎?」

「這樣應該把萊因哈特叫回來,」周美靈說,「麥卡利應該也要叫回來,不然人數好像不對等。」

「好像耶,那快點聯絡吧。」

「你們夠了!通通給我過來!」

──源氏除了胃在燒之外,不知道有沒有換成機械腦的腦子也開始在痛了,劈手奪走溫斯頓手中的通訊器一把捏爛,忍無可忍,便無須再忍!

 

(試閱完)


成功把人拖進坑裡突發的感覺豈是爽字可以形容~

评论(8)
热度(96)
©卡斯威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