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斯威爾

查看个人介绍

請同情一個為生活奮鬥掙扎的渺小⋯⋯上班族,在現實與理想夾縫中努力殘喘。
不標CP因為我無法告訴你我確切不吃什麼 (´・ω・`) 目前生產〖Stony〗〖Spideypool〗☆,:*:‧\( ̄▽ ̄)/

Take me home. 01

CP:Steve/Tony Bucky/Natasha Thor/Loki Vision/Wanda

美隊3後,HE。

上一次碼文似乎是2012年的事,這篇文就跟我本人一樣沒吃藥,我盡量不爛掉就是了。上班寫文真的是種蠻紓壓的方式。

-------------------------------


那隻手機響起的時機早得出乎每個人的意料之外,所有人,至少當下醒著的復仇者們,看著Steve慌慌張張的摸出那隻老古董。

Steve瞪著畫面顯示通訊錄紀錄唯一的聯絡名字,在周圍亡命的夥伴注目下按下接通鍵。

『Tony?』

『哦,Steve。』

Tony的語調平靜的可怕。

『是、是我,怎麼回事?』

『Steve,』

紐約遭入侵?大廈被佔領?Steve沈默著,但心中的恐懼臆想在這一瞬間蔓延。

『我要結婚了。』

那通電話是如何結束的Steve沒有印象,反正也沒人真的在意,古董手機被他握在手裡,被通緝中的逃亡小隊全員現在都自動或被動地圍在他身邊,彷彿他們都覺得他會突然衝動地做出什麼奪取瓦干達飛機殺回紐約的蠢事一樣。

或者,他們只是覺得他需要人陪著,或彼此需要,這很好,像一個團隊,Steve想。

『這是個陷阱。』Clint在漫長的沈默後首先下了定論。

『為什麼?Stark結婚干我們什麼事,好吧,的確不太跟我有關,不過那個Stark怎麼可能結婚,那之後也不過才過不到三個月——』Scott滔滔不絕的講個沒完,像是想化解目前的這尷尬的沈默,好吧,也許尷尬的只有他這個連名字都沒被記住的人。

『這是個好消息。』Steve回答,想著Tony能找到寄託這件事居然能讓自己如釋重負的鬆一口氣就覺得很糟糕,『他跟Pepper能獲得幸福很好。』而現在的他需要這個。

又是集體的沈默,加上所有人一臉微妙的目光注視著Steve。

『他們分手了。』Wanda溫和的開口,Steve只是皺起眉頭瞪著她,『我從Vision那知道的。』

『不可能,』他沒有注意到他換上了隊長式語氣。『Tony說過要買個農場給Pepper,他常說很羨慕Clint,他也想過退休……』

『哦,大概是他說完不久後的事,似乎你們搬基地後不久。』Clint打斷Steve的辯駁,聳聳肩,卻看到對方表情變成了不可置信,趕緊補充,『Tasha告訴我的。』

『我也不知道的呢,Cap。』Soctt毫無幫助的補充。

『他們分手,在那之後就?他完全沒告訴我……天啊……』Steve雙手掩臉,回憶起他這段時間一直避免去想的日常片段,無法接受自己居然是最後一個知道的人。

他怎麼可能沒發現?是的,他的確沒有發現。換基地後的Tony雖然說著要退休,仍然時常地往新基地跑,他也會偶爾回大廈找Tony,駁回Tony嘴上所謂的「我只會搞砸,這個世界不需要我。」的Stark自我否定論。是有段時間他很久沒見到Pepper,不過,那位傑出的女性要管理一個企業王國,這並不奇怪,而Tony頻繁的出現一點也更不可能讓Steve奇怪,因為他終究是個復仇者。

他們是一家人,本來就不能缺少了Tony。

雖然一切似乎都已經太晚了,Steve想。

『所以,Stark到底跟誰結婚了?』Scott再度成功救場獲得一分。

『不認識,』剛才一直沈默打鍵盤的Sam終於發聲,他把敲了半天的電腦轉向其他人,『紐約已經滿是新聞,不過沒有太多的資訊。』

螢幕上顯示著「融化受創的鋼鐵之心,Stark覓得真愛」的大標題,配圖是戴著墨鏡穿著西裝的Tony要進入車內時的畫面,除了他少見的沒有擺出過去面對媒體時專用的Stark笑容之外,車內隱約可見一個女性的身姿,即使臉隱藏在陰影中,也看得出來身材優異的對象,不過那可是Stark啊。

『據說是從他回到紐約接受療養之後持續的陪伴跟照顧日久生情。』Wanda看著螢幕上的新聞稿唸。

『所以是護士?』

『Tony不會去醫院療養,而普通人不可能隨便就能讓他接受照顧。』除了Pepper、Rhodey和自己,Steve想不出來有誰可以這樣隨意進出復仇者大廈來照顧Tony。

但明顯不是Pepper,Rhodey還在復健期,Vision不是沒能力只是想到他的料理可能對傷患會造成負面影響。而自己,早就不可能有這種資格。

『會不會有可能是那個女的把他帶回紐約的,』Clint說,『你們想,人在最脆弱的時候總是特別容易被趁虛而入的,醫院的護士被稱為天使都是因為這個原因。』

所有人一臉微妙地盯著Clint。

『嘿,那是真的,你們常住院就知道,當你全身痛得像死過一輪的時候睜眼看到的一個美女,就算不是美女,普通的也行,他溫柔的安撫你的疼痛,帶給你溫暖且撫慰你心靈,你很容易就——』

『你跟你老婆就是這樣在一起的嗎?』

『這是一種雛鳥心態嗎?所以真的是鳥?』

『所以你喜歡護士這種類型的?』

隊友紛紛吐槽Clint。

『我不覺得那個荒廢的九頭蛇基地會有這樣一個人剛好路過,還救了Tony回到紐約。』Steve打斷混亂的對話邊點開幾篇相關新聞,卻都沒有對女方更清楚的影像而皺眉。『如果真的是那時候救了Tony的人,怎麼想對方的身份對Tony來說都非常危險。』

『不過我們要怎麼知道這女的到底是誰?現在連拍到她真面目的照片都沒有。』

『我繼續入侵幾個新聞台找找看有沒有沒報導出來的資訊。』Sam拿回電腦。『雖然Stark公司會更有機會,不過我想Firday現在不會太友善。』

是啊,我們已經沒辦法。Steve想。連在紐約市的記者都沒辦法知道,他們這群躲在非洲的通緝犯怎麼可能會查到什麼?即使隊友深陷危機,他們卻毫無辦法。

遲來的罪惡感膨脹。

『有Vision,至少他應該還沒事的。』Wanda說,像是告訴他們,又像是對自己說。

『嗯,說不定這次真的是Tony自己的選擇,他希望我們祝福才打電話來。』Steve又盯著自己的手機看,可惜它沒有再響起。

『我還是覺得不對勁,』Clint指著那張新聞稿拍的Tony,『這實在太不Stark了。』

的確不,Steve也看著那張照片,想起最後一次的Tony。

那是我父親的盾。

Stark已經不在了,碎了。那個神情讓Steve覺得是他打碎的。

如果那個女人真的可以將Tony恢復,Steve會感謝她,無論她是誰。

『也許你們可以親自去確認。』T'Challa出現,直接把張裝飾低調邊緣精緻的卡片丟到他們面前。『Stark訂婚派對的邀請卡,雖然邀請對象是我,不過我身份上帶幾個隨從並不奇怪。』

『隨從?』Clint跟Soctt抗議卻直接被忽略。

『我們不能都去,太多人很容易暴露,而且明顯的裝備也不能帶。』Steve開啟了隊長模式。

『事實上,就算我們搭陛下的私人飛機去,一下飛機一定會被認出來,現在Ross還沒有死心。』Sam仍專心的敲打的鍵盤邊反駁。『這很冒險,Cap。』

『Wanda?』Steve.不放棄.Rogers朝Wanda看過去。

『如果對象不多的話,催眠我是可以做到的。』

『那麻煩你了,還有陛下安排。』T'Challa點下頭,直接轉身離開,『Sam你留下。』

『嘿,我承認我覺得有風險,但是不代表——』Sam剛抗議,就被Steve舉起一隻手給制止。

『是的,這有風險。』他目光掃過身邊的每個人。『而我不能再讓你們再次全被抓住。』

『我這次回去並不是妥協,三個月前我做的選擇,現在並沒有改變。』Steve盯著自己握緊在手中的手機,『但是,這次我們的夥伴有危險,我要回去。』

說不定那通電話是Tony的求救?Steve腦中貿然浮現的想法。

『我需要Wanda的能力,而如果我們真的被抓,至少還有Sam你在。』

Steve拍了Sam的肩膀,而Sam似乎勉強地接受這個決定。

『我要回去,Cap。』Clint開口。『你我可是有妻小的,雖然他們也習慣我離家久,但是我真的該回去看看。』

『我也想我女兒。』Soctt幫腔,『而且其實我只要縮小,根本就不會被檢查到。』

那你為什麼之前不自己找飛機偷渡回去?其他人在心裡吐槽。

『就這樣決定。』Steve將手機收回自己的隨身腰包中,拿起桌上T'Challa剛留下的邀請卡,打開卡片他略過制式的邀請文字和時間地點資訊,視線落在在新人名字上。

Save the date
For our wedding
Anthony&Hel
2016/-/-


廢話:

最近邊看文的時候情感上總是明白就是希望大盾趕快回來好能有個該死的HE,但是理智上就是知道非洲跟紐約絕對不是一天幾小時的距離即使是開著國王的私人飛機,又不是任意門!更不要說這兩人沒三五句就提到一次bucky,幹嘛非搞得史總像個吃飛醋的少女心呢?好吧,反正,就當我是來報社的。
希望這篇能在一年內填完……好吧至少在諸神黃昏上映之前(怕被打臉

评论(19)
热度(83)
©卡斯威爾 | Powered by LOFTER